天灾无情人有情众志成城保平安 ——青川县交通运输系统抢修水毁路段保通保畅纪实

admin 2018年08月21日 217

本报记者王梓菡实习生王子涵

广场舞跳起来了,读书声响起来了,暂停施工的项目又动起来了……青川县城里一切安然如初。很难想象一个月前这里发生了三次特大暴雨,全县36个乡镇累计降雨量均超过300毫米,境内主要河流青竹江超1981年以来最高历史水位,全县交通设施损毁极其严重,直接经济损失达9.13亿元。

灾情发生后,青川县交通部门立即启动抢通保通应急预案,与时间赛跑、与艰险并行,抢字当先、干字当头,大气、沉稳、细致,全面打响了一场艰苦的“保通保畅”战役。

抢在汛情之前瞬息关乎路情

入汛以来,青川境内地质灾害频发,给公路养护和汛期保畅工作带来严峻考验。青川县交通运输应急指挥中心和路政管理部门,严格24小时带班值班制度,对全县路况严密监测,并及时做好应急物资储备和应急人员统一协调工作。

7月11日下午,县公路养护段的同志巡查时,发现孔溪乡三盘子隧道出口端上方有树木倒塌的痕迹,迅即在此布设人员、机械值守。几天后,此地发生大规模滑坡,由于提前应对得当,仅用一个小时就迅速抢通。

当记者来到位于孔溪乡境内的三盘子隧道G543线入口端时,公路早已恢复畅通。乔庄路政中队路政员何杨说,7月11日发现滑坡时已设立双向地质灾害观测点,24小时不间断观测地质灾害。“一旦发现险情,立马上报,并对过往车辆临时交通管制。”同时,通过电视、微博、LED屏等平台,及时向社会公众发布道路路况信息。抢在时间之前安危系于须臾

当记者7月19日在G543线前进乡松树潭段采访时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道路旁湍急而浑浊的青竹江,暴雨洗去了她往日清澈平静的一面。继续向前,可以看到在离坍塌处300米处设置的警示锥形桶、警示带和告示牌。

走近塌方现场,一台正在工作的315型空压机将空气压缩,通过导管输送到爆破人员手里的40型凿崖机,“突突突……”伴随着快速而规律的响声和呛鼻的烟灰味,一个埋炸药的孔就这样出现了。这名爆破人员站立的地方是一块悬在公路上方摇摇欲坠的巨石,附近还有许多排危工人在忙碌工作。现场负责人沈阳告诉记者,这7名排危工人和两名爆破人员需从旁边翻一个多小时的山到达山顶,再把安全绳一端绑在顶端的大树上,一端套在戴着安全帽的工人身上,从山顶往下吊。“最大的困难就是站不稳,滑下来的土、石都是松的,还不平。”沈阳说。

 G543线是通往平武的重要道路,前进乡松树潭段的塌方不仅给附近房石镇、曲河乡近2万余人出行、生产、生活造成极大不便,由于机械车无法通过,也使后续路段的滑坡不能得到及时恢复。

“嘭—嘭—嘭”炸药声响起,石块崩塌四散,随着泥土和扬起的烟尘一起往下落。一台现代150型挖机、沃尔沃210型挖机以及两台50型装载机忙不停的运作着。

抢在危重之时专辟生命通道

在记者采访中,有个事件令人记忆深刻:7月19日,前进乡卫生院的医生李国武站在塌方的一段焦急等待着,旁边停着卫生院的救护车。下午15:40分他们接到房石镇卫生院的电话,86岁老人许秀英独自在家中摔倒,因头部出血需要到县医院去做CT,但坍塌导致的断道,该医院无法护送病人前往,请求他们代为转送。

得知这一情况后,施工现场负责人立即进行协调,组织两边等待的车辆让出安全通道,现场作业暂时停止,并立即清理现场,保障通行安全。很快,房石镇卫生院的救护车赶到了断道的另一边,在现场工作人员的帮助和指挥下,他们步行把老人抬到前进乡卫生院的救护车上。

很快,载着许秀英的救护车开走了,抢险现场又恢复了忙碌。现场负责人告诉记者,发生塌方后,已经有4、5例这样的事情了。

抢在民生之需畅通康庄大道

青剑路是进青川的主干道,连接G5京昆高速和西成高铁,车流量非常大。汛期整个青剑路共有100多处地质灾害发生点,受灾达20余公里。仅竹园镇石塘关路段这一处山体崩塌就有八千余方,垮塌路段长达50米,宽40米,平均厚4米。其中需要爆破六千方,由于道路下面就是全县的天然气管和用水管道,只能采用静态爆破。

经过两天的排危抢险,7月13日下午实现单边管制通行。但由于塌方上方有20—30米的断裂带,工人们坚守阵地,通过减压、卸载的方式逐步排掉上部的安全隐患。

“县养路段工人师傅们加班加点把路弄通,非常感谢他们。”村民王兴山告诉记者,他家主要收入来源靠种植水果,由于暴雨导致道路垮塌,道路抢通了,水果能卖出去了。

 截止7月底,县交通运输局已出动人员3200余人次,机械460台套,抢通道路受损点3790处,共计2420公里,全县36个乡镇已有32个恢复通行。

如今,行驶在青川的道路上,畅通、安全、洁净,这其中,蕴含了青川交通人多少艰辛的汗水和沉重的付出。